花生糖

与君相逢,如沐暖阳

莫名觉得有点像,无论如何还是嗑到了(冷圈的痛苦😭)

Q:重看小时候看的动画片,你有什么感想吗?

小的时候看快乐酷宝,一直觉得绮罗和欢欢的感情很好,希望能有她们那样的友情。



后来发现这是爱情!!!

Q:特别喜欢的科目和特别擅长的科目是同一个吗?(我不是,最喜欢地理,最擅长历史)

超喜欢历史(尤其是中国古代史),最擅长的也是历史。每次都稳定全级前80

求文

请问一下,有人写从璇玑视角来观看的观影体或璇玑向的观影体吗?

一世相守2


来的人是须臾。须臾指着杜纤音开口说:“我有方法救主人。” 云沐阳疑惑地问:“纤音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主人?”


“主人之前救了我的命,还让我能开口说话。是我带主人去战场上找你的,也是我用灵力震开刀的,只有我有方法能救主人。”


“你当真有办法可以救纤音?我为什么要信一个杀我父母的凶手?”


“我是之前的主人烬年用一部分灵力幻化出来杀雪景空,以前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。希望你不要迁怒纤音主人。我离开了烬年,我的灵力越来越少,我早晚都会消散的,倒不如让我仅剩的灵力救回主人。”


“好,你若是敢对她不利,我一定一剑杀了你”云沐阳不再挡着须臾。须臾走近一些,抬起手将灵力尽数注入杜纤音体内。杜纤音的脸色渐渐的好了起来,须臾的身体也渐渐透明。等须臾停下,云沐阳立刻上前探了探气息,发现气息终于平稳,不再像之前若有若无似的。云沐阳扭头去看须臾,须臾便化成星光点点消散了。


“主人再见了,须臾不能陪你了”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

云沐阳派人将空桑找来,又派人去找雪景空。来的早的空桑为杜纤音把了脉,空桑半是疑惑,半是高兴的说:“之前纤音小姐脉象显示的确是无力回天,可现在分明迹象在好转,云将军,这究竟是发生了?”


“纤音的情况当真好转了”


“大哥你快来看一下”


雪景空也探了脉象,随即又用灵力探查了一番。不解道:“沐阳,究竟发生了什么”。


“是须臾,那个杀我父母的凶手,纤音曾救过他,他为了报恩,以命换命救了纤音”   “原来如此”


雪景空与云沐阳讲了几句话便走了,空桑提醒了两句,说杜纤音虽没有大碍,但身体还很虚弱,需要好好调养。云沐阳这几天一直守着杜纤音,没怎么合过眼,现在知道了杜纤音平安,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。他不愿离开杜纤音,就靠在床头小歇一会。


在他睡着之前,他看着杜纤音的侧脸心想:从今以后,他决不会离开纤音了。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都没她重要,等纤音好了以后他一定带她隐居,不再过问世事。



(天呐,我感觉我要写不下去了)[/cp]

一世相守

从纤音死之前改写


杜纤音在须臾的帮助下看到云沐阳带兵截杀纬元霆,她便立刻带着须臾前往,阻止惨剧发生。杜纤音武功本是极好,可由于金翼淬炼之术,身手早已大不如前。还被云沐阳发现她背后流了很多血。正当杜纤音准备告诉纬元霆,云沐阳是他儿子的时候。木栖竟一剑刺问云沐阳,杜纤音立即推开云沐阳,正当她以为躲不过这一剑的时候,须臾立即用秘术挡开,可惜须臾现在灵力微薄,只挡开了一点。剑偏了几分,并未刺中要害。云沐阳捅了木栖一剑,将他踹倒在地。急忙扶住杜纤音,关切地问:“纤音、纤音,你怎么样了?”杜纤音笑着安慰说:“我…我没事,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你的,大不了现在还给你。云大哥你千万不能杀纬元霆,一定不能杀他。”说着她就昏了过去。


风如澈及时带人赶到,还抓住了纬元霆。云沐阳看着杜纤音血流不止的样子,心中难过不已,他恨不得被捅的是他。风如澈赶紧让他先带杜纤音回银翼铁骑治伤。


回到银翼铁骑大本营,云沐阳立刻找来医师为杜纤音治伤。医师说:“幸亏伤口并不致命,血暂时是止住了,但她身体虚弱,又受此重伤,怕是……”

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治好纤音!”


“是,在下定当尽力而为,将军你身上也受伤了,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”


“不必了,我自己会处理的,你一定要救纤音”


云沐阳紧紧的握着杜纤音的手,心里默默的想着:纤音,你怎么这么傻?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,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的。


风如澈回来了,对云沐阳说:“我听外面的士兵说你已经守在这里好几天了,你身上还有伤,你先休息一下吧。”云沐阳苦笑着:“纤音如今这个样子,我又怎么能安心休息?当初大哥昏迷,陛下不也是如此对大哥的吗?”


风如澈问道:“既然如此我也不拦着你,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 “纤音现在情况很不好,全靠汤药吊着一口气。” “我把空桑带来了,或许他能有办法”


空桑进来,弯腰行礼“参见陛下、云将军”


云沐阳急忙的说:“你快来看看纤音”空桑探了脉像,又对云沐阳说:“将军,之前的刀伤以无大碍,可纤音小姐因那淬炼金翼的禁术使得她肌肤溃烂命不久矣,最多活到三十岁加上受了重伤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,以我的方法最多只能救醒纤音小姐,但纤音小姐怕是活不过二十岁”


“二十岁?纤音今年才十八岁,她怎么能活不过十八岁?空桑你连禁术都会,你一定有方法能救她的,只要你能救她,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

看云沐阳苦苦哀求,风如澈也开口:“是啊,空桑,你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?”空桑摇摇头,又叹了口气说:“当初是我教她这种禁术的,虽然是璇玑授意,但终究也算是我对不起纤音小姐,若有方法,我一定会救她的,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。”

“你们先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下”


风如澈和空桑都走了,云沐阳终于忍不住落泪了。他原以为有希望了,可空桑却告诉他纤音活不过二十。


云沐阳晚上守在杜纤音房里,刚喂完纤音空桑新研制的药。突然房里出现了个人,云沐阳问:“是你,你来做什么?”